Tag Archive 空心村

Byutopia

零废弃,无污染,“空心村”变“新庄园”……推荐6大生态农业新模式!

生态农业,近年来频频被提及。虽然发展面临诸多困境,但不少企业或个人通过创新,发展出了多种有效的生态农业发展模式。今天,小农就为大家分享6种生态农业新模式

1

“天津模式”

实现零废弃生态农业

农业浪费巨大,数字难以想象,农业有机垃圾每亩地每年超过2万斤,几乎相当于每年农作物产量。曾经有位美国的农业专家这样描述中国,中国的农业废弃物一旦利用起来,完全可以不再需要化肥。

“零废弃生态农业”,实现了农田有机垃圾的零废弃物、无污染,让农田秸秆和卖不出去的废弃农产品得到资源化应用,代替化肥改造盐碱地。

“天津模式”——农家肥随水施肥的新技术。这是至今在全国领先的新型生态农业技术。

农家肥因为恶臭味道大,几乎不可能实现随水施肥。天津“新农村”项目中大力使用生物催化技术,利用酶催化剂,将鸡粪、猪粪等农田废弃物经生物催化后变为无臭无味溶于水的粉末,随水施撒在土壤里,让本来寸草不长的宅基地和盐碱地变为良田,而成本却只有化肥的三分之一。

2

空中农业

打造都市新奇观

现代城市的扩建使高层建筑大批崛起,农艺师和建筑师们提出了屋顶绿化和无土栽培的新措施。学者们把这种在楼顶种植农作物的新技术称为“空中农业”。

空中农业由来已久,只是在近几十年才把它提高到重要日程上来。1959年,美国的一位园林建筑师设计了一个“空中花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对实施空中农业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这位园林建筑师是在一座六层楼的顶上建造了一个空中花园,其方法是先在屋顶的地面作了防水渗透处理,上敷薄层土壤,然后配置树木、花草。有曲折的甬道穿行其间,并设有靠椅、小凳供人休息,全园面积1.2公顷,置景虽不算奇特,却给人以启示,此后屋顶绿化便在不少国家实施。我国一些城市也进行了这一尝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并从空中花园向空中菜园发展。

近年来,农艺师、园艺师们采用了锯末代替土壤基质的栽培方法,受到了广泛的重视。锯末不仅质轻价廉,取材方便,还具有松软透气、吸水保墒的良好性能,其中还含有供植物生长和发育的微量元素。重庆市在一些楼顶上造锯末田,种植蔬菜瓜果,既绿化美化了环境,又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检测显示,经过绿化的楼顶房间的室内温度冬天升高3℃~5℃,夏天降低3℃~5℃。

3

鱼菜共生

将农业与艺术巧妙结合

北京农业嘉年华融农业生产、生态、休闲、教育、示范多功能于一体,不仅集中展示了很多新奇特的农业技术,而且注重体现着生态环保和绿色循环的理念。例如,在紫蔬探秘馆就有这样一出将生态农业与艺术巧妙结合奇美的景观。

鱼缸和鱼缸上的蔬菜种植管道,构成了鱼菜共生的平台,这项技术是循环农业发展的一项新技术。鱼的代谢物在水中被微生物分解之后,可以循环到上边供给蔬菜所需的养分,而蔬菜的分解物也可以供给下边的鱼使用。把水产养殖和生态种植,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生产方式,通过巧妙的生态设计,达到了科学的协同共生,养鱼不用换水,种菜不用施肥。这项技术不仅可以应用在农业种植上,而且也可以走进生活中,成为现代家居中的一景。

4

“白色农业”

生态农业工业化发展

“生态农业”是指微生物资源产业化的工业型新农业,它包括生物工程中的“发酵工程”以及“酶工程”。“白色农业”的生产环境要求高度洁净,其产品无污染、无毒副作用,具有高度的安全性。由于“白色农业”是在工厂里生产的,操作者在生产车间里必须穿白色工作服和戴工作帽,故形象地称之为“白色农业”。

“白色农业”的产品包括:微生物食品、微生物肥料、微生物农药和兽药、微生物能源、微生物生态环境保护剂、微生物医用保健品及药品等。

专家们在论证这种生态农业新模式时指出:“白色农业”在我国推行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它可以把“人畜共粮”调整为“人畜分粮”我国农业持续发展所面临的粮食压力主要是人口增加与耕地减少,同时还很大程度上在于“人畜共粮”,传统体制造成的人畜争粮矛盾不断激化。而发展白色农业将人畜共粮的传统调整为“人畜分粮”的农业新模式,可极大地缓解粮食紧缺问题。

5

生态农庄经济

“空心村”变成“新庄园”

生态庄园经济是资源型地区产业转型的可行之路。从经济性质上看,它属于民营经济。投资主体大都为民营企业,还有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和个人,权益清晰,主体明确。从组织形式上看,它属于规模经济。通过土地流转,实现了土地的集约使用和适度规模经营。从生产流程上看,它属于循环经济。通过种、养、加工等环节,实现了资源的循环利用。

生态庄园经济实现了“老板进村、资本进村、产业进村”,使“空心村”变成“新庄园”。2012年,榆次生态庄园经济吸引民间资本达10.5亿元,相当于当年各级财政支农项目资金的30多倍。

生态庄园经济是以商补农的有效实现形式。现代农业要靠资本来武装。开发农业资源,发展农村经济,最大的制约瓶颈是资金。工商资本投资开发农业,可以带来农业发展急需的资金、技术、人才等稀缺资源,对于统筹城乡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生态庄园经济通过合理有序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农村、农业领域,架起了资本下乡的通道,搭建了工商企业转型发展的载体,使以工补农有了可行的实现形式。

6

台湾休闲生态农业

点、线、片尽显产业集聚效应

台湾休闲生态农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初具规模特色,主要有观光农园、野生动植物的观赏与研究、品尝野味的休闲旅游、综合性的休闲农场、乡村夜宿等几种类型。

台湾休闲农场布局合理,大多数都分布在旅游线路上,每个景区景点都能与旅游结合起来,这就有了客源的保证。板块化、区域化整合,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效。

例如苗栗县南庄乡休闲民宿区,拥有近80家乡村民宿,依托这些民宿,乡里将具有百年历史的桂花小巷开发成特色旅游街,带动了客家特色餐饮、特色风味小吃、特色手工艺品等相关行业的发展,使游客来到这里之后,在体验不同的农家风貌的同时能够比较全方位地感受具有当地特色的客家文化。

宜兰县也形成了梗坊休闲农业区、北关休闲农业区等区域化的乡村旅游目的地,达到一定的产业规模,具有区域特色;区域内部各个休闲农业经营单位,在资源、客源市场形成了相互带动、相互补充的良好局面。事实证明,休闲农业必须有一定的规模才能形成景观效应和产业集聚效应,才能由点成线、成片,为城市旅游者提供一日、两日乃至多日的旅游产品组合,从而提高经济效益。

生态农业模式是一种在农业生产实践中形成的兼顾农业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结构和功能优化了的农业生态系统。特别是对如今我们生产效率相对较低以及污染问题严重的农业形势,生态农业将会成为未来中国农业探寻的重点方向。

免责声明:

以上内容由一诺农旅规划整理编辑,转载需注明!部分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公众平台,内容仅供各位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Byutopia

闲置农宅利用的四类主流方式和五大复活创新模式!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地产报

许多人家乡都有很多这样的老房子,屋主在外安居后不再返回家乡,那么问题来了,像这样空置多年的老屋,该如何处置呢?

据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分析资料估计,目前全国每年约有1200多万农村人口要转移到城镇地区。

按照目前我国农村居民人均用地153平方米计算,每年将均有18.36万平方米的农村宅基地可能闲置不用。

如何盘活利用闲置农宅,让闲置农宅焕发新生,促进农村消费升级?

本文跟大家分享闲置农宅利用的四类主流方式,和五大复活创新模式。

01

艺术孵化聚落


这种形态源于农民将自己闲置的农宅租赁给艺术家,逐渐产生艺术家集聚的规模效应,最终形成一个特色的艺术创作村落。

▲宋庄

北京的宋庄是国内此种形态的代表,自1994年以来,全国各地1300多个艺术家聚集宋庄,其中包括近百名海外和港台艺术家,宋庄从此成为中国最大的艺术家集聚地。

村民几乎家家都改建了供艺术家租用的工作室。

这些工作室,连同后起的艺术馆群一起成为宋庄旅游的核心吸引物,围绕艺术创作而延伸的旅游产业链条也不断拓展。

白马湖宋庄的发展形态后来进化出了由政府主导的2.0版,最具代表的就是杭州的白马湖SOHO公社。

杭州白马湖以“联合国全球生态保护500佳”的农居村落为基础,统一规划,采取“保留+改造”、“拆除+重建”、“新建+加建”、“开发+融合”方式,将柴家坞、章苏、孔家里、陈家村四个自然村共计500余幢农居改建成居住创业两相宜的文化创意工作室,形成具有城市美学特征和独特文化内涵的创意建筑。

在不改变产权性质的前提下,通过农居SOHO空间的租赁、招商引入文创团队创业办公。

目前入驻企业规模已达160余家,2011年园区产值达1.4亿元。

改造前后对比

农居SOHO改造减少了开发建设对环境的干预和破坏

农居SOHO改造提升了村落面貌和设施配套

农居遗产得到保护,形成了具有杭州特色的美学建筑

引入文创产业,降低了文化人的创业成本

改造前后对比,原住民与文化人共同创业,有机融入城市化进程

以农居SOHO改造为特色的“白马湖模式”避免了大拆、大建、大搬,减少了开发建设对环境的干预和破坏,构筑出“田园牧歌式”的创业模式,形成了具有时代特色、杭州地域特点、钱塘江特征的“城市美学、建筑美学示范区”的雏形。

02

田园养老社区


这种形态与艺术孵化聚落相似,同为将农宅进行出租,但是吸引的人群不同。

田园养老社区主要吸引的是城市的银龄阶层。

目前城市养老压力增加,而农村空气纯净、食材新鲜、环境安宁,且生活成本低,已经成为不少市区老年人向往的养老去处。

农家休闲养老是一种候鸟型、旅游休闲型相结合的农家寄养式异地养老模式,代表有崇明岛农家养老和浙江天目山农家养老项目,老人与农户签订协议,长期寄养在农户家中,是一种特殊的乡村旅游形式,也可以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一种重要模式。

该模式能够提高农民收入、促进城乡协调发展,但服务水平和配套设施有待提高。

▲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脚下的许多村落便利用闲置的民居接待夏天前来避暑的老人,已经成为远近知名的银龄避暑胜地。

▲田仙峪村


目前,2.0版的田园养老社区已经浮出水面,北京怀柔的田仙峪村开始试点发展农村休闲养老产业,将闲置农宅统一承租给合作社管理,并由国奥集团投资对老宅院统一改造,2015年5月首批35套闲置农宅投入运营。

这些曾经闲置老旧的农宅经改造后,外观古香古色、颇有乡村风情;内装修风格考究,卫生间、厨房等设施齐全,非常适合老年人居住。

据悉,在农宅养老项目投入运营后,村民除此前获得的租金收入外,还可按年度获项目盈利分红。

同时,村民还可以通过在养老产业开发出的服务岗位上就业获得工资性收入。

03

野奢度假乡居


其核心理念是“一个乡村就是一个野奢度假综合体”以及“闲置农宅的整体改造与度假化利用”。

这种形态对农宅的要求较高,除了以村落为单位的房屋空置率要超过80%外,最好还是传统的老院落,并且生态优良、环境幽静。

典型代表案例是北京密云的“山里寒舍”。

▲山里寒舍


山里寒舍是由一个古村落改造而成的乡村生态酒店群,地处密云北庄的山谷里,只有一条路可以到达。

最大特点是具有乡村的原始生态特征,每一间房舍外表都保留农家样貌,内部精装修,奢华与朴素混搭,舒适和自然结合,将城市化的星级酒店享受与乡村自然宁静的生活自然融合。

现有的10个院落错落有致的散布在山谷中,在院子里透过围墙就能看在山间成片的向日葵田和远处的果树。

▲杭州山舍


山舍坐落于龙井之下,九溪之源的满觉陇,依山势而建的三幢民居,隐于自然村落之中。当深秋的桂花香散去,这里冬日的午后,依然有最温暖的阳光,客房还有地暖。

山舍的主人宛君,从各地搜罗来形状材料不一的椅子、古镇老石板、柚木老家具、上海法租界的旧墙砖……

每一件物品都一个故事,恰到好处的融入山舍的设计中,这份怀旧独特的美是山舍专属。

在这里可以在有阳光洒落的茶园大露台,细品手工研磨咖啡。

没有电视的客房,却有复古高音质的Marshall音响,感受真正的休憩空间。

Lanvin洗漱用品、Duravit浴具、金可儿床品……细节处处有惊喜!

▲莫干山大乐之野


一群热爱生活的城市规划师,将原始的老房子改建成山间小别墅,仅有四间房,推开窗即是一场竹林雨,抬起头便是一场星空秀,这便是主人简单而纯粹的生活理想。

极简的装修、开阔的落地窗、欧舒丹的洗漱用品……冬天,这里的书房还有壁炉可以烤火,大到布局,小到细节,都是无可挑剔的存在,在这里住一夜,真的能感受到老板的情怀和酒店的温度!

04

创意文化民宿


此种形态以乡村环境为基础,以文化创意为出发点,一方面相对较适合历史底蕴深厚、文化特色突出、村域内拥有较为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村落传统肌理尚存的村落,另一方面即便不具备以上条件,只要有典型乡村的气质,通过文化创意的演绎,同样会产生很好的效果。

但创意文化民宿对设计者和经营者有较高要求,具有乡土情怀与先进设计和经营理念的“新农民”更适合创意文化民宿的开发,比如漳州古山重的“水云间”。

同样,台湾民宿的成功源于民宿主人将民宿当做艺术品精雕细琢,并注入个人的感情和人文理念,但这对普通乡村居民而言具有一定难度。

▲水云间


“水云间”的民宿有15个大小不一的房间,有一个很大很安静的傍水后花园、伸手可摘龙眼的大天台。真正的民宿,不是旅馆,是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民宿精神。

2012年,两个来自厦门鼓浪屿的年轻人花了一年时间将一幢破损的1968年闽南红砖厝改造为这样一座安静的旅游民宿。

他们选择远离尘世,在僻静的大自然安家安居,正是因为热爱这片土地,真心喜欢这里的古村、古树、古厝、古代、古风,爱上这里的生活。

走进水云间民宿,得以走近它的主人,接触一种全新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05

私家乡村会所


此种形态一般不会过于注重注经济收益,往往是一个企业或者若干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乡间利用闲置民居改造而成的交流空间。

企业可将其作为自身企业文化的展示空间,或用于商务接待或开展员工度假;对于后者人群,会所成为激荡智慧、交流思想、分享感受的心灵聚会场所。

这种形态一般不是面向大众游客,而是与特定的小圈层客群相匹配,经营模式以“会员制”为主。

这些被人遗弃的老房子代表了,

独具中国传统色彩的乡村建筑文化,

它们跟自然的关系,

远远要比现代的钢筋混泥土建筑来得和谐、永生!

盘活利用闲置农宅,焕发新生,

重新发现它们的价值,

会有更多的人愿为此买单!

Byutopia

新型农村规划,新农村规划案例,新农村建设五年规划,新农村改造规划

村庄聚落空间形态的变化 当前,随着我国城市化快速推进,农村聚落无论从单体建筑外观,还是聚落规模、内部结构以及农村体系,都发生着巨大变化。村庄是数量最为广大的农村聚落,是在自然经济条件下人类自发聚居形成的农村社区,也是农村的基本组织形式。

其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线状蔓延趋势明显 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和就业的变化,农民在选择新住宅区位时对耕作方便与否的考虑已大大降低。目前一部分农村劳动力己经脱离土地,以从事第二、第三产业为主,每天不是在居所与耕地之间往返,而是在居所和工厂之间穿梭。这大大的影响了农民建设新住宅时候对房基地的选择,由于沿路修建房屋不仅出入方便,而且潜在商业价值较大,可以开设商业店铺或者建商铺出

租,因此只要符合土地政策,农民多选择在村落对外交通干线旁新建住房。

有的村庄甚至呈现出“十里长街”的“排字房”,格局统一,既无单体建筑美,更无群体构造美,形成毫无特色的村落空间结构和单调的视觉效果。村庄形态逐步向紧凑的格局演化 随着“迁村并点”的不断深入,村落相向扩展或大村并小村的现象将逐渐增多,村庄集聚表现出以下几种类型:

①交通闭塞的村庄向交通便利的村庄集中;

②经济落后的村庄向经济发达的村庄集中:

③规模小的村庄向规模大的村庄集中;

④邻近集镇的村庄向镇区集中;

⑤几个行政村在不打破行政界线的前提下互相向接壤的中心村集中。 由此,村庄形态逐步向紧凑的格局演化。过去村庄分散的布局逐渐被改变,人口集中性增强,这就

要求在合并后的农村重新进行规划设计,以适合多数人居住的需求,并同时对公共环境景观进行改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