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3000件作品”拓”遍闽南:行走在乡土间的文化守护者-姜玉荣

Byutopia

10年,3000件作品”拓”遍闽南:行走在乡土间的文化守护者-姜玉荣

入门10年,拓了3000多件作品……这位70后拓印传习人“姜玉荣”,以“热爱”为名,探寻到了永葆闽南乡土文化的另一种可能。

薄纸浸湿,敷在清洗干净的石碑上,用棕刷轻轻敲打,使纸凹陷入字口,待到纸张湿度合适,用带墨均匀的拓包向纸上轻轻均匀扑打。

拓包上上下下的起落之间,墨色由淡转浓,石碑上的字就像尘封已久的书,被人发现打开,积尘扬起,书里面的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都鲜活了起来……

那些或潇洒或坚毅的神态,那些顺着笔锋挥洒的情怀,那些用心良苦的初衷,像一颗颗原本散落于历史长河中的光点,在黑暗中慢慢聚拢,最后,成像于眼前。

这就是拓印,它不仅能将碑碣图文保存下来,它还能重现当时的创作情境。

百匠

·

拓印传习人姜玉荣

“为子弟者当盈盛而常怀创业之艰,处丰余而无忘寒俭之素,则先业不坠而家可常保矣。昔人云,善保家者,有余长做不足想。”

这是一段刻在塌寿(闽南古建筑一般都设有塌寿,一般由台阶、大门,看埕堵,对看堵组成)对看堵(塌寿内左右两对看的墙堵)上的家训。

古早时,建楼房者家中必然比较富有,先辈会将创业史或家庭自古传承下来的家训,镌刻在对看堵上,用于激励后辈勤俭、谦卑、和睦。

有些家训会请书法家撰文并书写,这些行云流水的字迹、含义深刻的文字,与建筑融为一体, 是闽南先人留下来的珍贵宝藏。

百匠

·

拓印传习人姜玉荣

姜玉荣,一名生于70后的闽南乡土文化爱好者,他喜欢走遍闽南各地寻访古厝、碑刻。

“最好的感觉是站在老房子面前,欣赏塌寿的布局,石碑上的书法,匠人的雕工还有文字的内涵。”

但是他慢慢发现,这些石雕、木刻正在逐渐消失,有些被文物贩子所盗,有些则消失于城市的变迁,这让他万分心痛和惋惜。

2008年,姜玉荣接触到拓印,这让他看到了保存乡土文化的另外一种可能,于是,没有任何基础的他开始与朋友自学拓印。

拓印,从清洗工作开始,要细心剔刷字口或花纹,要反复地刷平纸张与碑面,要等待纸张的湿度,要控制拍打的力度,要调试墨水的浓度,还要避开阳光直射的角度……

整个过程下来,姜玉荣常常是一个人静默地站上半天,与他对话的,是无声的碑刻。

10年来,姜玉荣拓了3000多件作品,他在断垣残壁里寻找幸存的碑碣,在凌乱脏臭的环境里清洗碑面,他忘记了蚊虫的叮咬,耐住了盛暑高温。

他说:“如果你乐在其中,你也是一样”。

“2011年,我去龙湖拓许志长所建的老房子,两座古厝并排,三个门口,经过主人的同意,我连续拓了7天。2013年,我重回故地,发现刻在石碑上的家训已经被盗,工人正在往上砌水泥,主人告诉我,全部都被偷了。”

这让姜玉荣无比遗憾,也让他自觉到身上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更重了。

他不仅要跟时间赛跑,还要跟文物贩子赛跑。他像身负长剑的侠士一样,行走在闽南各地,他再也不仅仅是的乡土文化爱好者,他还是一个守护者。

当拓印作品一幅幅地展开,那些曾经发生在闽南的故事:人生智慧、处世哲学、家族兴衰、人文风骨,就像一场电影,在眼前的幕布上重新浮现。

百匠

·

拓印传习人姜玉荣

姜玉荣作品

刻在晋江东石南天禅寺的摩崖上“泉南佛国”

石崖有30多度的坡度,为了保证拓片的效果,必须要在太阳照射前完成,姜玉荣每天早上四点多到达,快五点就开始操作,做到八点多只能完成一张(一张是单幅的五分之一)。连续十天,终于完成。

掘匠泉州

乌托邦·百匠计划

THE CRAFTSMAN DIGGER

无论年轻或年老,每一个具有工匠精神的匠人,都值得被挖掘。乌托邦共享田园疗养村推出的“百匠计划”:一来致力于挖掘匠人们的手艺;二来传播其背后鲜为人知的坚持与故事;三来帮助他们能够更好地将手艺落地和转化为产品及商业价值。

【百匠计划】

匠人招募喽!

只要您是专注于某项技艺领域的持续创作者,均可自荐喔!

在泉州的小伙伴,若您身边有相关的匠人也可推荐哟(从事领域、年龄与性别均不限)!

About the author

utopia administrator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