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商业格格不入他用40年时光雕刻的信仰守护着家族的闽南佛雕手艺

Byutopia

与商业格格不入他用40年时光雕刻的信仰守护着家族的闽南佛雕手艺


要说“一万小时定律”,闽南佛雕手艺匠人蔡永跃已然在自己的手艺上死磕了近10万个小时……在这40年的光阴里,他所篆刻的,不止是作品与青春,更是传承与信仰。

古称“泉南佛国”的泉州,是佛教文化传入较早较集中的地方之一。

据《泉州府志》载:“泉当宋初,山川社稷不能具坛,而寺观之存者凡千百数。”可见,在宋之前,泉州有“寺观”“千百数”。

既然“烧香拜佛”之风如此盛行,其供信众们朝拜的神像(雕塑),自然也蓬勃了起来。在这儿,神像雕塑手艺人们用他们的巧手和匠心,通过一代又一代的积累与传承,逐渐形成了闽南佛像独有的艺术风格。

遗憾的是,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纯手工神像雕塑受到了来自工业化的冲击。与此同时,激烈的商业竞争,也在一步步地蚕食那些依然坚守传统工艺的雕塑匠人们的生存空间。

在人才逐渐凋零后继几乎无人的今天,他们之所以还如此”倔强”地坚守着,大抵是因为心中存了一片常人难以理解与撼动的信仰吧。

百匠

·

佛像雕塑匠人蔡永跃

蔡永跃,永和镇周坑村人,11岁那年,他拿起了刻刀开始跟着父亲、祖父学习佛像雕塑。

在那个年代,家中有一门祖传的手艺是令人羡慕的。

“那时别人没有‘头路’,自己厝内有这门‘头路’已经很不错了。”在年少的蔡永跃看来,这门祖传的手艺是“不错的头路”,但随着成长,他开始意识到,这并非只是一项“头路”这么简单。

百匠

·

佛像雕塑匠人蔡永跃

祖父和父亲做的佛像,不管过了多少年,都能认得出来。手艺,就像是附有灵气的一枚无形的章,加盖在每一尊他们创作出来的佛像上。

这一枚无形的章,就是蔡氏佛像雕塑的金字招牌。更直接地说,这是蔡氏历经几代人篆刻出来的传承。

一个充满灵气的作品创作,其过程从来都是冷寂而孤独的。所以,当蔡永跃重复地走过了父亲与祖父所经历的每一步——各种“寂寞、孤独感甚至是病痛”缠绕在他的创作过程中,他才更加深刻地领悟到祖公这块“金字招牌”的来之不易。

“无论如何,要把祖公的招牌传下去!不能断了。”蔡永跃自我鼓舞道。

遗憾的是,现实总是更为残酷的。他说:“现在都是机器制作,又快又便宜,纯手工既没有效率优势更没有价格优势,竞争不过了”。所以,如今还依然来找蔡永跃定做佛像的客人,认定的就是这块“蔡氏招牌”。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赚钱,凭着这块招牌,大量接单,然后请工人来做,压低价格,就一定可以经营得很好。但,这肯定就彻底变味了,不是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自然不能也不敢挂上‘祖公招牌’的。”蔡永跃说。

在快速迭代且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业社会里,蔡永跃那坚持纯手工、坚持事必躬亲的匠人态度,却注定让他失去了竞争力。在这样的商业氛围中,家族里那些曾经与蔡永跃一起做木雕的人也已大部分转行了。

而他,却依然孤独而又倔强地选择坚守。

这一坚守,就是40多年的光阴。但实际上,蔡永跃今年也才55岁。

“每一尊佛像都要经过锯木、打坯、修光、开面、打磨、漆线、安金、上色等十多道工序。”对他而言,每一尊佛像的形体与比例,乃至于其衣冠和神态,都十分讲究。

这门手艺,已然不仅仅是家族技艺的传承,更是闽南民俗文化的缩影,在他看来,唯有保留住雕像的“古体”,才能借由雕像了解闽南人古老的信仰与寄托。

“就是从小家里有这门‘头路’,我才会倒在这件事上!”

这一个“倒”字,无比真实地道出了他的心声。这其中,有一身手艺却备受工业冲击的无奈;有身负家族传承不愿屈服于商业的不甘;更有着一位匠人,数十年如一日守护传统的坚持与傲气。

老手艺的坚守与传承,如此沉重,如此不易!

掘匠泉州

乌托邦·百匠计划

THE CRAFTSMAN DIGGER

无论年轻或年老,每一个具有工匠精神的匠人,都值得被挖掘。乌托邦共享田园疗养村推出的“百匠计划”:一来致力于挖掘匠人们的手艺;二来传播其背后鲜为人知的坚持与故事;三来帮助他们能够更好地将手艺落地和转化为产品及商业价值。

【百匠计划】

匠人招募喽!

只要您是专注于某项技艺领域的持续创作者,均可自荐喔!

在泉州的小伙伴,若您身边有相关的匠人也可推荐哟(从事领域、年龄与性别均不限)!

About the author

utopia administrator

Leave a Reply